輕松籌四周年 于亮:從容應對挑戰,回歸初心 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9月19日,國內最大的健康保障平臺輕松籌迎來了4歲的生日,作為“大病眾籌”模式的開創者和領導者,輕松籌的成功不僅體現在它的“健康保障商業模式閉環”上,更多的體現在輕松籌改變了人們關于“愛”和“健康”的認知。

無論你是否進行過捐贈,相信你一定在朋友圈里看過大病求助的籌款鏈接,而我就是輕松籌的聯合創始人——于亮。

2014年9月,輕松籌成立,2018年,輕松籌在全球183個國家和地區的注冊用戶突破5.5億。一路走來,我感受到可能更多的不是創業的成就感,而是對生命的敬畏與開辟一個全新行業的不易。

以社交強關系切入眾籌

2014年,“雙創”的浪潮吸引了不少有夢想的人,同時,“眾籌”是當年最火的創業風口之一。中國報告大廳的數據顯示,2014年成立的眾籌平臺共有84家,平均每月都有七家新平臺誕生。那時,我和5名技術員搬到北京東北二環一個100平米左右的胡同房里,開始了輕松籌的創業。

雖然當時眾籌的概念很火,我和團隊想到了微信,微信是熟人社交產品,傳播方便,加上當時大力推廣的微信支付,可以借助快速發展的移動互聯網發展眾籌模式。

如果通過我們的工具生成一個鏈接,用戶把鏈接分享到他的朋友圈傳播,其好友再把鏈接分享到朋友圈,這種模式一般能帶來三層關系的傳播,基于微信熟人社區的背書,一下子就能解決信任的問題。

我當時給技術團隊在公司斜對面租了間宿舍,幾乎天天都是早上3點下班,沒出過胡同,希望盡快能上線“輕松籌”的產品。

基于微信和移動端的眾籌模式很快吸引了一批嘗鮮用戶,那時圍繞各種夢想的眾籌計劃五花八門,籌集的金額大多是幾十幾百幾千,同時,農產品的眾籌金額也在逐步攀升。

直到,一個名為“拯救創業攻城獅!”的項目發布,一名29歲的工程師突患急性肝衰竭,他的同事通過輕松籌發起眾籌五萬元,這則消息迅速在技術圈和創業圈傳開。

大病救助的眾籌顯現出巨大的傳播勢能,同時,我們也開始意識到,大病救助是有巨大的需求和現實意義的。

中國雖然已經實行了全民醫療保險制度,但面對大病的沖擊,基本醫保依然無法避免很多家庭被拖入赤貧的悲慘境地。

據中國扶貧辦數據顯示,中國目前有3000萬貧困人口,其中有四成人會因病致貧或因病返貧。這不僅有基本醫療保障不足的原因,更有中國人普遍保險意識缺失的原因(中國商業健康險的普及率只有5.6%)。

正是因為中國社會這么深刻的現實狀況,“輕松籌”這種事后救助的方式才得以爆發式的增長。另外輕松籌憑借社交應用的熟人關系,又為每一個大病眾籌項目找到了強有力的信用背書,基于熟人社交關系的口口相傳很多病人才得以籌得救命的捐款。之后,我和楊胤決定把公司的重心轉到大病救助這個方向。

應對高峰訪問,用AI和區塊鏈守護愛心

雖然大病眾籌項目的增長很快,但也暴露出不少問題。

大病救助的項目很快就迎來了第一輪爆發,可最初開發時用的算法和語言沒法支撐高峰期的訪問量。有用戶支持了某個項目10塊錢,但是他支付完以后,打開項目發現他的錢沒在里面,總金額也沒變,他們就會打電話來問為什么。

系統突然面對大量的訪問請求一下子就崩潰,用戶都會覺得是我們卷錢跑路了。同時,因為用戶的電話經常打不進來,輕松籌的客服電話那時都被標注成了詐騙電話。當時我們只能全部在線,在QQ群、微信群不斷去安撫用戶,告訴他們我們沒有跑路。

另一方面,當時輕松籌還沒有對接銀行的財務系統。因為開放了大病救助,每天都有大量的小額資金打入,每打一筆錢,財務都需要打印一張財務憑證。那時候輕松籌只有兩個財務人員,每天要應對龐大的單據量,財務經常整晚整晚地整單子,一邊流眼淚一邊在那兒干。

大病救助的業務給輕松籌的運營帶來了巨大的壓力,支持大病救助業務需要有大量的開發人員、客服人員、審核人員,還要有足夠好的服務支撐、非常健全的財務系統,而這些也離不開高效安全的IT設備。

IT系統的完善以及財務系統我們可以在一定時間內通過采購設備和供應商的解決方案來解決,但是如何打消外界對大病救助業務的質疑卻是我們一直在努力的。

2016年之前,關于個人救助合不合法的討論十分熱烈。我們隨后多次與相關主管部門及法律界專家一起研究、討論。最終相關規定給出的定論是:個人為自己或者是直系親屬在網絡上發起的救助是合法的,但是,為他人或者是為其它某些特定群體籌款,必須通過具有合法資質的公募組織,這個界限劃分得很清楚。

隨著2016年9月1日中國首部《慈善法》的正式實施,包括輕松籌旗下的輕松公益在內的13家平臺被民政部指定為慈善組織互聯網募捐信息平臺,可以協助具備資質的慈善組織或公益組織發布募捐項目;法案還做了明確的界定,即“個人不能發起公開募捐,但可以公開求助”。


作為傳統公益籌款的有力補充,目前我們的籌款總額超過255億元。

另一方面,雖然事后的救助很有必要,但治本的方法還是事前預防。為此,在2016年4月份,輕松籌開始嘗試互助業務,即發動會員每人拿出一筆錢,當互助保障體系內的成員罹患保障范圍內的疾病后,就可以得到相應的救助。

由于輕松籌的捐款對象與籌款對象(病人)多是熟人關系,受到身邊案例的觸動,很多捐款人非常主動地加入互助計劃。目前輕松互助的互助會員已經累計超過6000萬,累計劃撥互助金超過2.2億元。


2016年12月,輕松籌完成了在健康保障領域的更深層次的布局,推出了互聯網保險銷售平臺——輕松e保,把對健康有著強烈關注的人群進一步引導,這就是所謂的“場景化營銷”模式。通過場景化營銷模式的教育,越來越多用戶開始接納保險,接納這種模式。

此外,我們也完善了對項目的審核機制,不僅實行“數據+客服+群眾”的三重把關制。更是在今年的8月份,攜手人民網?人民健康發起了“輕松助善”公益行動,推出了【輕松助善】三步法。

  一是,通過技術升級,嚴把審核關,在輕松籌大病求助通道發起的項目須通過人工、大數據等手段審核通過后才能發起籌款,上線了現場視頻驗證等手段;二是,在行業內首推“黑名單”制度,輕松籌將把“黑名單”與同行業平臺共享,并上報網信辦、衛健委等相關政府部門,通過多方聯動,讓黑名單發揮最大效果,懲戒不法行為,維護行業環境;三是,暢通舉報渠道。輕松籌與有關職能部門的舉報電話均可作為舉報渠道。輕松籌還公布了微博、微信等新媒體舉報渠道,依靠群眾、全民監督,形成政府、企業、群眾多方聯動,齊抓共管的局面。同時,輕松籌呼吁社會各界人士共同監督,積極提供舉報線索,讓“騙捐”完全失去生存土壤,讓每一份愛心都能流向真正需要幫助的人。

2017年6月,輕松籌上線了“智?愛”的AI風控審核系統,以人機協作的方式加快審核速度,使得項目審核的成本由此前的平均200元,降低到60元。

此外,利用區塊鏈不可篡改的特性,我們自主開發的“陽光鏈”在2017年7月上線。所有用戶的整個善款周期都可被自動記錄在聯盟鏈上,形成一個完整的生態閉環。基于所有節點的共識性原則,在每一個節點,信息同步,多方記賬。

項目的發起人、實施人、愛心支持人,無論是以公益組織、合作單位、醫院還是企業、愛心支持人士的名義參與,都會實時的放在“陽光鏈”上,用區塊鏈技術保證每筆資金、每個動作都“可追溯”。

無畏挑戰,滿血出征


由于大病救助還屬于比較新的領域,在AI審核系統和“陽光鏈”的研發中,我們沒有太多可借鑒的東西,但輕松籌在四年以來一直秉持一戰到底的精神,遇到問題不退縮,一個個去攻破,總能找到解決辦法。

我每天堅持跑步,直到計步器顯示步數超過8千。而輕松籌成立近四年,產品的不斷迭代和改進,更像是一場不打卡的長跑。質疑和苛責來臨時,我會通過運動來緩解壓力,保持高效、滿血的工作狀態,也將之化作改進的動力,就像惠普產品在嚴苛環境下依然穩定的“一戰到底”精神。

我曾經在《中國計算機報》做記者,對惠普、戴爾、ThinkPad等品牌的機器都做過拆機、評測,了解辦公設備性能對工作效率的重要性。為了提高開發進度,也讓技術團隊保持滿血的狀態,我給團隊選了配備第八代四核英特爾酷睿處理器,25瓦標準電壓獨立顯卡的機型,讓AI系統、“陽光鏈”這樣的項目能早日上線,提高審核效率和用戶對平臺的信任度。

目前,輕松籌體系(包含輕松籌、輕松互助、輕松e保)在全球183個國家和地區的用戶總數有5.5億,籌款總額突破255億元。

截至2017年底,我們已對超百萬個家庭進行幫助,這意味著我們有相對應的不同地區、不同類型的病癥數據。我們建立了自己的大數據系統,與相關技術方合作,目前已能夠對不同類型的大病以及在不同地區大致的醫療花費給出相應的建議和治療方案。下一步,我們會持續在健康保障領域發力,持續完善輕松籌的“全面健康保障體系”,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讓每一個家庭都擁有應對疾病的勇氣和力量。

1080x640.jpg

掃碼
關注
意見
反饋
返回
頂部
凤凰彩票靠谱吗_凤凰平台网址是什么_凤凰彩票真的还是假的?-【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