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視角陳振杰:人工智能這條路不好走,既擇之則“一戰到底”

惠普戰系列 來源:創業邦

2015年是人工智能技術發展標志性的一年,云計算基礎設施的強大和神經網絡研究成本的降低,讓人工智能走進更多的細分領域,國外的谷歌、微軟,國內的BAT等科技巨頭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同樣這樣的歷史機遇也給了很多新晉創業者更多機會。

我就是其中的一位創業者,2015年我離職高薪的工作,投入到這波創業大潮中,創辦極視角,我們的業務主要專注于視頻與圖像智能分析的云服務。3年多的時間,在獨角獸和行業巨頭激烈的競爭環境下, 為什么我們極視角能走到現在?我們又是如何實現突圍的?這是我今天想通過創業邦平臺給大家分享的內容。

 

棄高薪創業

我從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研究碩士畢業后,像大多數人一樣找了一份安穩的工作,拿著不錯的薪水。前前后后幾年,我先后供職于貝恩咨詢、畢馬威咨詢、騰訊等大企業。

往復的工作狀態讓我想突破自己。

大家知道在2006年人工智能第三次浪潮到來,尤其2015年 成為標志性的一年。我當時的判斷是隨著人力成本越來越高,在未來5—10年,如何用機器讓思維和大腦的工作自動化無疑是大趨勢,這將給很多創業者提供了一個歷史性機會:AI。

于是我辭職出來自己創辦了極視角,我們的業務主要分兩塊:第一塊是面向安防、零售、工業、地產等全行業,通過多維度的數據采集及深度學習,深入各細分場景,提供基于計算機視覺的定制化算法及商業智能解決方案;第二塊業務是做一個集合開發者、攝像頭廠商、客戶需求等角色的人工智能產品開發和分發平臺。

如今我創業已經3年多,我們在業務層面現已服務了30多個行業和兩三百家企業客戶;在產業落地,平臺運營方面,已擁有6000以上的圖像識別開發者,從0到1的業務雛形已經基本完成,今年預計可以到2萬開發者。而今年整個營收數據可以突破6千萬。

 

 

但最開始我出來做人工智能,也受到過質疑,因為所學專業以及工作經驗,并沒有與AI有直接的關系,但是我認為只要對市場策略、時機、資本、用戶痛點有準確的把握,具備無畏挑戰的精神,不改初心,任何事情我想都能做好。

我們和惠普也有很多一致的理念,比如一直在打破邊界挑戰新功能。像我手中的惠普戰66這臺電腦就新加入了指紋識別功能,手指滑過不到1秒,相當利索。讓我們工作起來更加方便、安全。

行業突圍背后的“硬支持”

這波人工智能對于創業者而言是一個大機遇,從整個市場容量來看是可以達到數千億級別的,但相對的,許多始料難及的問題也相繼出現。

環境中已有BAT巨頭,和已經發展成為獨角獸的商湯科技、Face++等公司,似乎留給我們的發揮空間并不是很多。

但后來我們選擇避開鋒芒橫向切入產業鏈,瞄準行業應用端,即人工智能“商業智能解決方案”這一差異化痛點。關注企業本身怎么去把技術打扎實,如何更貼近用戶,為用戶提供切實需要的解決方案,來確保自己的商業化落地。

所以我們把自己定位為人工智能圖像識別領域的算法分發平臺,希望打通AI產業的基建端、流通端、業務端等商業環節,從而更好的服務整個生態。

▲極視角與華潤電力聯合打造的潤極視智能安全管控系統

 

和其他公司一樣,算法設計和人才成為我們能夠在激烈的競爭環境中生存的重要一環,但其實外界忽略一點:背后硬件的支持同樣至關重要。

尤其像我們這樣的公司,機器學習的應用在模式識別(比如理解語音、圖像等方面)需要大量的并行處理,其對硬件的配置尤其電腦要求極高。

像我們技術人員在日常工作寫代碼、運行代碼的過程對電腦卡頓是零容忍的。一般需要硬件服務GPU、高性能服務器服務等來保證工作的正常進行。

在這個問題上,惠普戰66電腦是不錯的選擇。它本身運行穩健,較快的讀取/寫入速度讓工作人員有時在平臺出現BUG時,也能保證高效的工作狀態。最終我們也能給客戶一個安全、可靠的體驗。另一方面,它近15個小時的續航時間, 35分鐘50%的快充速度,很好的解決了“經常出差電腦突然沒電”這個痛點,能幫助像我們很多出差人員以“滿血”的工作狀態完成任務。

既選擇,則“一戰到底”

我在創辦極視角初期,團隊只有三四個人,當時我們不僅要面對已經成型的創業公司,還要面對實力強大的行業巨頭,我們走的每一步其實都不容易,每個階段面臨的難題也不一樣。

比如創業初期,我們發愁如何突破技術研發,等我們突破技術問題時,2015年新的問題出現,當時發愁的如何獲得一筆融資。

比較幸運,我們在2015年6月年完成百萬元天使輪融資,2016年5月完成數千萬元A輪融資,2018年1月完成數千萬元A+輪融資。有了基金支持,我們也有能力納入更多的技術人才和購買更好的硬件設備。

為了適應萬變的創業環境,我們的管理團隊會在每半年開一次戰略會議,定義未來半年最需要核心解決的問題。比如去年半年的目標是如何將新零售業務更好市場化,今年則是如何提升和優化內部管理。

其實現在公司發展還算穩健,但我依然如履薄冰,害怕被市場淘汰。因為公司在不同發展階段會遇到不同的困難,如何一步步把企業從1到2,從2到3 到100,既然選擇,我早就做好“一戰到底”的準備。

希望通過我們的努力,極視角能持續成為整個圖像識別領域最大的算法分發平臺(可以類比為App Store或者安卓應用市場)。像是越來越嚴峻的市場環境下,惠普依然嘗試通過新的技術、穩定性、續航、高效等方面給用戶帶來更好的體驗,“一戰到底”,我們預計在2~3年完成相關布局,整個分發端在產業鏈價值占比25%以上。

不管是穩定發展的老企業還是我們新型的創業公司,在面臨激烈的競爭市場,大家都在時刻保持“一戰到底”的血性,盡管路上滿是荊棘,但都能保持“絕不放棄”的決心,并在選擇后勇于前行。


1080x640.jpg

掃碼
關注
意見
反饋
返回
頂部
凤凰彩票靠谱吗_凤凰平台网址是什么_凤凰彩票真的还是假的?-【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