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佩陸奇,觀察YC

許四清

阿爾法公社━━━━━ 重度幫助創業者的天使投資基金

文/許四清

阿爾法公社創始合伙人許四清,天使投資人,三度創業,曾帶公司上過市,曾任微軟高管,做過ToC,干過ToB,有近30年的從業經驗。

 

天使賽段熱度的提高,對一直探索天使賽段的我們,是一種認同,很高興。

因為工作關系,曾經在2013年和陸奇、沈向洋在Bing位于Bellevue的Lincoln Tower他的辦公室有過一次碰面,博學、謙和、敏銳,印象深刻,他過人的勤奮為他贏得了微軟華人中的超高人氣。

對于YC隨陸奇回國(雖然YC之前落地中國,但是并未形成較大影響力),我有這個幾個看法。

首先,很高興看到有更多的力量參與天使投資了。這里先科普一下天使和VC的區別。機構化的天使在中國幾乎是個空缺,很多曾經的天使都轉去做全階段VC了,因為資金多,管理費多,日子好過。

大VC的錢投在后續輪次的金額比例高,平均每筆投資動輒上千萬美元,決策機制是為這種“大手筆”設計的,很難滿足創業者對投資決策簡單、快速的要求,這是在硅谷有大量的、分散的個人天使投資人的原因。YC創始人Paul Graham是在一個分散的市場里把天使投資機構化的始創者,YC的進入對喚醒中國創業者找天使機構拿“正確的錢”有非常積極的作用。

其次,現在的YC面臨幾個挑戰。

YC自身“小額支票”的做法,打不中優秀創業者。YC在硅谷通常用12萬美元占7%的股權,在中國,肯接受這個條件的,恐怕大多是“小白”級的創業者。

“招生季”投資,錯過大量優秀創業者。YC用的是每年春秋兩季“招生”式的創業者遴選方式,錯過這個時段,就只能等下一季了。我們大家都知道,優秀的創業者是一個特殊的群體,他們要創業,連氣候都不在乎,哪里還看什么季節。

YC自身的模式缺陷,類似當場決策的招生式遴選,難以找到合格的GP。這個問題,YC多年來沒能解決。YC合伙人的從業經驗有限,多數是做了startup很快被收購了,然后就被請回來做合伙人。多年來,YC只投出了有限的幾個成功項目,普遍被認為項目數量在增加,質量在下降。硅谷有這樣的說法,每次100來個團隊亮相的demo day,所有VC都知道只有幾個值得投,大家就是去確定那幾個是誰的。

如何在中國建立適合本地的投資模式。落地到中國,美國是否參與投資決策、怎么參與、如何授權給中國團隊、如何在中國找到優秀的天使投資GP是一連串的挑戰。最后這一條挑戰最大,我們相信陸奇得到較大授權,但優秀的天使投資人是在市場上“招聘”不到的,這個段位的人,和VC里掃項目、往投委會遞交投資提議的投資經理是兩類人,基本都是成功創業者,早就自立門戶了。從業經驗豐富的,如BAT的產品經理們,大多沒有“單抗”過創業項目,只是單項冠軍,在創業的戰場上,不易得手。

4年前決定做阿爾法公社的時候,我們系統地研究了YC的做法,結合中國市場的特點,確定了阿爾法公社聚焦天使、果斷決策、聚集行業資源重度幫助、不分季節的系統化天使模式,針對有5-8年經驗的資深創業者。總結下來,我們是“深度”打法,質量優先,然后再規模化。YC是“廣度”打法,數量優先。效果大家都看到了。

相信在陸奇的帶領下,這種廣度打法也有機會殊途同歸。

敬佩陸奇,觀察YC。

 

關于阿爾法公社:

阿爾法公社(微信公眾號:alphastartups)是重度幫助創業者的天使投資基金,資金與合伙人均來自中國第一代互聯網成功創業者,在天使輪投資了在行·分答、白山云科技、薪人薪事、PMCAFF·外包大師、美洽等優秀項目。

BP請投遞到: bp@alphastartups.net,7 天內快速收到回復,直接約見資深合伙人。

專欄作者投稿文章,不代表創業邦官方立場

1080x640.jpg

掃碼
關注
意見
反饋
返回
頂部
凤凰彩票靠谱吗_凤凰平台网址是什么_凤凰彩票真的还是假的?-【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