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學霸創業4年估值200億!徐小平投資生涯最大敗筆,就是錯過了他!

高智商、還帥成這樣、創業還如此成功

難怪讓錯過他的徐小平心如刀絞

劉自鴻,從小就是學霸,而且很有自己的主見,中學時,在獲得全國奧林匹克物理、化學競賽兩項一等獎后,他拿到了清華大學化學系的保送資格,但他放棄了。

“我更喜歡物理”,于是2000年高考,他考上了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以市理科狀元的身份,那年他才17歲。

有人說劉自鴻有點狂妄,但他確實一直有狂妄的資本: 2004年在清華畢業后免試繼續讀研,1年后他便以全校排名第一的投票數被評選為“清華大學十佳優秀研究生”,那年他 22 歲。

2006 年碩士畢業,他又婉拒了英國劍橋大學的博士錄取,赴美國斯坦福大學電子工程系攻讀博士學位,并在 2009 年成為該系歷史上用時最短畢業的華人博士生,也是斯坦福校史上罕見的入學不到 3 年即完成博士學位的畢業生。那年他也不過 26 歲而已。

然而,這些僅僅是他精彩人生的開始。

2012年5月初,他拿著歷盡艱辛籌來的 400 萬人民幣,在深圳留學生創業園租下一間不足百平米的小辦公室,成立柔宇科技,開始了他的創業生涯,跟他一起的兩位小伙伴是他清華兼斯坦福校友余曉軍和魏鵬。

2016年11月3日,柔宇科技宣布完成Pre-D輪融資,估值達到 200 億元。

創立 4 年,估值 200 億元,對劉自鴻來說,這是個不小的成就。

然而,對天使投資人徐小平來說,這是個不小的痛苦: “每次看到它們的好消息,我都心如刀絞。作為天使投資人的驕傲,被碾壓的粉碎。”

徐小平為何如此痛心?

時間回到 2012 年 10 月,彼時柔宇科技才成立不過 5 個月,在斯坦福附近的肯德基里,劉自鴻見到了真格基金的徐小平和王強。“你就在這里介紹下你的項目吧”,徐小平非常熱情,聽完劉自鴻講述之后,他又說“改天你直接來我家找我吧,再仔細聊一聊”。

后來的事情,你可能猜到了,徐小平錯過了投資柔宇科技的絕佳機會。

回首往事,每一個投資人,一定都有那種痛心疾首的時刻,錯過了好的項目。徐小平經歷這種情況不多,但錯失柔宇科技成了他 10 年天使投資生涯中最大的痛苦。

“他跟我講,他們是清華的畢業生,都在斯坦福讀了博士,其中有3個在IBM年薪都是幾十萬美元,他們現在出來要做一個項目,目標就是做世界上最薄的柔性顯示器。我就想,投他吧。”徐小平說。

“但是我一問估值多少,他說是A輪,另外一個清華校友已經投了他,A輪要3000萬美金。我一聽,A輪的項目這么貴,雖然我是個光榮的天使,但是我丟不起這個人。”

一方面嫌太貴,另一方面徐小平嫌那個柔性顯示屏看不出什么東西,沒前途,最后就沒投。  

如今徐小平反思自己,他說錯失柔宇最重要的原因是他違反了自己的投資哲學: 你想他們 3 個人,世界頂級的科學家,中國最優秀的人才,放棄了最好的工作。這種人,3 億美金我也應該投啊。

徐小平的投資標桿是硅谷投資教父 Peter Thiel 。 作為美國企業家和風險資本家,Peter Thiel 投出的SpaceX, Palantir,Airbnb都是百億美元的公司, Facebook 是千億美元的公司。

2015年初,Peter Thiel 來中國推廣他的新書,中信出版社的盧俊安排徐小平跟他午飯,那是徐小平第一次見到 Peter Thiel。

席間,徐小平問 Peter Thiel 是根據什么投到了 Facebook?Peter Thiel 說因為他把當時所有的社交網絡都投了一遍。

寧可錯投一千也不放過一個,徐小平更加堅定了真格基金的原則。

然而,錯過柔宇,更大的原因可能在于徐小平當年確實沒看懂這個項目。

當然,這不能怪徐小平,劉自鴻他們做的事情實在太超前了。

時間回到 2006 年秋天: 23 歲的斯坦福博士新生劉自鴻喜歡躺在校園的草坪上,享受加州的陽光。躺在草坪上的他思考的問題包括:自己的學業研究方向?自己的未來?下一個改變人們生活的東西會是什么?

后來他想到了人跟人、人跟自然的交互,他又想到了視覺和顯示:人接受信息最重要的方式是靠五官,視覺占到信息收入的 70% 左右。那時顯像管電視仍最為普及,液晶 LCD 電視才剛剛興起。笨重的顯示器和人們越來越強烈的便攜需求似乎成了一對不可調和的矛盾;如果不是屏幕限制,手機的形態又會變得多么多姿多彩。

“如果做柔性顯示,就可以把便攜和高清大屏的需求融合在一起。”這個突然涌現的想法讓劉自鴻興奮不已。

他決定以柔性電子和柔性顯示為博士階段的研究方向,但遍搜斯坦福電子工程系教授的課題列表,也沒有找到與之相關的選擇。

他主動找到斯坦福大學尼西納米電子研究組創始人 Yoshio Nishi 教授,對自己想要研究的方向做了簡要介紹。

這位當時已年近7旬的前德州儀器高級副總裁、首席技術官對劉自鴻提出的方向表示出了出乎意料的興奮和認同,并隨即讓他提出項目申請。在西美緒教授和隨后化學工程系鮑哲楠教授的共同支持下,劉自鴻順利展開在柔性電子和顯示方向的研究。

3 年后,劉自鴻取得博士學位,其博士論文是 TFT 柔性有機半導體的相關材料、工藝、物理建模和器件設計。

2009 年,劉自鴻在斯坦福博士畢業后萌發了創業的想法,但彼時的美國正因金融危機處于水深火熱之中,尋找創業投資變得困難。

當年 7 月,他去了 IBM 沃森研究中心,一邊工作,一邊利用業余時間繼續柔性顯示相關研究,等待合適的創業時機。

2011 年下半年,美國經濟復蘇,他覺得時機已到,開始謀劃創業。

創業項目太超前,很多信息還不能說,因為需要保密。這讓劉自鴻拿投資異常困難。

劉自鴻的天使投資人、松禾資本合伙創始人厲偉回憶說: “在深圳的一個海歸人才創業大賽上,劉自鴻當時展示的柔性電子墨水黑白顯示屏仿佛把我們帶入一個科幻世界,而他宣稱要把科幻變為科技和商業。”

其實很多投資人都看不懂,他們咨詢顯示面板行業的專家,得到的回答都是“這就是一個科幻的東西,至少 30 年甚至 50 年之后再去看吧”。

于是,看不懂的投資人不停地列出問題讓劉自鴻回答,以至于有一段時間早上醒來時,劉自鴻已經害怕看手機,“因為我一看到郵件,里面就有十幾二十個問題讓我去回答,我可能要花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回答完”。

半年后,松禾資本還是給了錢。 厲偉的邏輯是,“我們當時就覺得,他們肯定能做的出來,因為這人的背景真的很強。”厲偉同時也是深圳另一家明星企業——光啟科技的早期投資人。對 80 后有個性的年輕人,厲偉通常愿意“賭一把”。

IDG 資本也是柔宇科技的早期投資機構,IDG 合伙人楊飛有著跟歷偉類似的判斷:“劉自鴻與百度創始人李彥宏有很多相似之處,他們都比較溫文爾雅,對于投資人的各種問題都不厭其煩地應答;劉自鴻還是一名頗具領導力的創業者,他的團隊很強。”

因此,楊飛坦然表示,即使到現在,他也不能肯定柔宇一定會在未來市場中勝出,但對劉自鴻和他的團隊信心十足。

2012年創立后的兩年里,柔宇科技在業界一直沒什么存在感。 在研發過程中,劉自鴻對外界一直保持沉默。與其他依靠技術領先和技術沉淀作為基礎的科技公司一樣,柔宇初創團隊度過了幾年“CEO劉自鴻只拿3660元工資,朋友都不知道他們在干嘛”的開發歲月。

2014年8月,柔宇科技一戰成名,成為明星公司。 當時,柔宇重磅發布了其研制出的全球最薄(厚度為0.01毫米)的可彎曲的柔性顯示屏,憑借此項“黑科技”所帶來的巨大商業想象空間,柔宇受到極大關注,成為業界焦點。

就這樣,柔宇火了!一時間,四五十家投資機構蜂擁而至,融資額度一漲再漲,剛開始就想融資幾千美金,最后 2015 年 7 月 C 輪完成時是11億人民幣,超出預期很多。此時,創立僅 3 年多估值已達數十億美元的柔宇成為真正意義的獨角獸。

2015年10月19日,在全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活動周上,李克強總理參觀了柔宇科技。

2015 年 11 月,柔宇與深圳市政府等合作,開始在深圳龍崗區建設“全球類 6 代全柔性顯示屏生產線”。資料顯示,項目計劃總投資約100億元人民幣,設計產能約為 5000 萬片顯示模組/年。2016年7月開工建設,2017年6月設備搬入。

毫無疑問,如果真能如期量產,那柔宇科技將再一次超越三星、LG。

2016 年 1 月,柔宇科技在美國拉斯維加斯國際消費電子展CES上被路透社評選為2016年CES最佳(“The best of CES 2016”)。

當然,柔宇科技的發展也一直困難重重。柔宇最初的模式是做 To B 的產品,然而在柔性屏方面的研發過于超前,也讓劉自鴻體會到了超前的痛苦,其他廠商在物料配合上跟不上柔宇的進展,“一個完全柔性的手機,以前都沒有哪家廠商真的做過這件事情,就需要很多人重新去思考,上下游的配套都需要時間。”

于是在這樣思路下,柔宇把業務劃分成“柔性顯示屏+柔性傳感器+智能終端”三個單元。前兩者為企業級客戶提供相應產品和解決方案,而智能終端則開發消費級產品。

2015年9月15日 ,一門心思撲在柔性顯示技術研發的柔宇科技,于深圳保利國際影院 POLYMAX 巨幕廳發布了自己的第一款消費級產品 Royole-X。Royole-X 是一款頭戴式影院產品,戴上 Royole-X 后,眼前會直接顯示一塊長方形的屏幕,感覺就好像坐在電影院一樣。


2016年初,劉自鴻透露售價 3999 元的Royole-X月銷量過萬。

2016年9月23日 ,柔宇科技發布 Royole MOON,這是繼 Royole-X 后的又一款“頭戴顯示器+耳機”形態的智能終端,Royole MOON 在算法上進行了優化,并且新增了一個800寸3D弧形巨幕的效果。

除此之外,柔宇科技還在這一年內頻繁推出了其它終端產品,如智能家居、汽車電子以及其它消費電子。

“柔宇科技希望讓業界看到柔性電子的應用空間和商業價值,希望尋找更多的合作伙伴來把這些技術應用到更多的產品中。”柔宇科技希望通過自己積累的技術經驗,帶動上下游產業鏈,用To C帶動To B。

不過,劉自鴻仍然強調,最近幾年柔宇科技會同時兼顧B端和C端的業務,不過B端的柔性屏依然是重心,人力的投入也自然會高于終端產品。

創業維艱,但柔宇的成長速度令業界震驚,且作為一家獨角獸公司,柔宇仍然在飛快成長。

劉自鴻能長期保持極佳的創業狀態,是柔宇快速發展的重要原因。柔宇的研發人員占員工總人數近80%,稟承“行勝于言”的學風。

劉自鴻說,我們三年多付出的時間和精力可能相當于競爭對手9到10年的投入 ——別人很難想象我們有多拼命。他說,某晚加班加到深夜1點半,他在公司見到長椅上睡著一個姑娘,那是一個員工的女友。尷尬之余,劉自鴻得意于自己團隊的拼命。

然而,在公司員工眼中,這位30歲出頭的CEO工作狀態“更可怕” ,經常看到他凌晨兩三點發來郵件,第二天一大早又出現在公司。

劉自鴻如此描述他的典型一天: 每天5點多從深圳南山家中起床,6點多到位于科興科學園的公司,趁著公司其他人都還沒到,在接下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里思考很多問題,然后開始一個CEO處理事務的繁忙一天。每天工作16到18個小時,他自稱很享受這種“超負荷”的狀態。

2012 年深圳公司成立時,美國硅谷公司也同時成立運營,并在那里設置柔宇的研發中心。創業初期幾個月,劉自鴻每月都要在深圳和硅谷之間頻繁往返。那時在硅谷還沒有辦公室,劉自鴻就睡在當時仍在斯坦福做博士后的魏鵬家10多平米的宿舍客廳里。

客廳只有小沙發和餐桌之間有一點空隙,劉自鴻簡單鋪了一個地鋪睡了前后整整一個月。加州晝夜溫差大,夜間風從門底的縫隙中呼呼地灌進來。

“那時我就在在想自己為什么舍棄安逸去創業” ,劉自鴻說,但一轉念又變得樂觀起來,仿佛那是頭懸梁、錐刺骨的考驗,“這種睡地鋪的每一天都可能是最后一天,應該特別珍惜,也許以后再不會有這種特別的體驗了。”

劉自鴻說,人都喜歡冒險,而他能承受的冒險程度會更大一些,“我喜歡一件事情,可以不管不顧其他的東西”。

對了,柔宇科技的口號是:我們不預測未來,我們創造未來。

版權聲明:本文部分材料引用自福布斯中文網(作者Ada Qin)、中國企業家雜志(作者王雷生)、時代周報、鈦媒體(作者李非凡)、雷帝觸網、徐小平演講等,轉載請聯系創業邦雜志授權,并保留此版權信息。

1080x640.jpg

掃碼
關注
意見
反饋
返回
頂部